00后奥运冠军自述:对金牌没啥概念 想做“咸鱼”

凤凰体育平台 2021-07-28 浏览(52) 评论(0)
- N +

  深度| 新浪体育 #东京奥运

  在杨倩之后,又一位“00后”选手拿到了东京奥运会射击冠军,她就是上海小囡姜冉馨。

  虽然年纪小,但她在场上却表现稳健,在男女混合十米气手枪项目夺冠的过程中,她的决赛成绩要好于搭档庞伟,网友们赞扬她有一颗大心脏。

  这个有点胖胖的、可爱的小妮子是怎样的性格呢?为什么她在夺冠后显得如此淡然,又为何想做一条“咸鱼”?让我们一起听听她的自述故事。

  01 成长篇

  我第一次接触射击是在学校的一堂课上,当时我在读六年级,教练走进班里挑选队员,可能是我和他对上了眼,他觉得我眼睛比较有神,就看中了我。

  一开始我不想练的,拒绝了,还是觉得学业比较重要,没想过走体育这条路线。

  后来,体育老师和我妈妈联系说可以让我去试试,暑假反正也没事,我就尝试着去了几堂课。那个时候我成绩其实在班级里就中等偏上一点点,没有很好。

  练了没多久,我感觉还不错,还挺有意思的,想着要去打十环,越练越觉得有趣。

  现在练下来我感觉这个项目能够让自己提前明白一些道理,就是会比同龄人更沉稳一些吧。

  损失的话,其实开始训练后,我休息的时间也少了很多,包括正常的读书时间也开始慢慢少了,在初中时我就提前离开了学校,进入了专业队。

  一路走下来说顺利也顺利,但也没走得那么容易。

  2017年年头时选拔青奥会,我没有把握住机会。因为在2016年年底的亚锦赛中比得不错,拿到了少年组冠军,当时就有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位置了,就会出现不老老实实打动作的情况,先想结果,所以错失了青奥会的参赛资格。

  那次选拔赛没选上我哭了很久,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,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差了一点。

 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告诉自己要脚踏实地,坦然面对。

  自从那一次之后,我的心态就很佛系了,凡事想两面,觉得各有各的好处,不管是哪种结果肯定都有好的一面,现在我参加比赛也是比较佛系的心态。

  2018年3月,我入选了国家队。

  离开家的时候,我并没有很难过,更多是对未来职业生涯的憧憬,有新奇感。之前一直对国家队很向往,大家的实力都很强,我也是比较乐呵的,和姐姐们、队友们相处得还不错。

  我记得踏进国家队大门时,有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,看到那些奥运会冠军们,我很激动,我可是迷妹啊!

  像张梦雪姐姐,她在里约奥运会夺冠时,我在电视机前给她加油。

  她在我成长之路上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姐姐角色,也是我很信任的一位师姐。她会把自己很多经历分享给我,带着我一起前进。她时常对我说,希望我能够沉淀自己。

  在国家队的这几年,我最开心的就是每次能刷新成绩。不开心的时候只能自己消化,有时候还挺憋屈的。

  我这个人性格慢悠悠的,一般情况下做什么事情都不太着急,所以我反射弧比较长,比较慢节奏,训练有时候也会比别人慢半拍。

  别人讲笑话,我也可能是慢半拍才反应过来,有时候甚至不能领会笑点在哪里。

  其实生活和训练中我也急过,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急什么,更多的时候我还是慢性子。但该认真做事的时候还是绝对想做好的,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我就不是很着急。

  02 奥运篇 

  来到东京前,我没有怎么去想目标是什么,就是想突破自己,并不是一开始就想着要拿冠军。

  我们在资格赛,包括决赛中,能够把握好每一发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。所以我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努力地去做好,那么结果一定不会很差。

  射击选手需要有冲劲,但更需要把握好自己的内心。

  从进入奥运村到比赛结束这个过程中,我最紧张的时刻应该是第一项比赛。

  虽然不是我参加比赛,但我在现场,看到全都是摄像头,我从来都没见到过这种氛围,感受到了紧张,内心的紧张,感觉这种场面好隆重。

  反倒是到我自己参加比赛时,我倒没首金时那么紧张了,相对稍微适应了一点。

  第一个项目拿到铜牌,我觉得挺满足的,最起码没白来。

  到了第二项(夺冠项目)时,我还是有紧张的时候,比如就是预赛二十发阶段,这关系到能否晋级决赛。

  在决赛中,我觉得自己表现最好的还是最后几发。那个时候我们拿到赛点,我在内心对自己说“相信自己,让自己的动作更自信”。

  射击项目就是一切在掌握之中,一切又皆有可能。

  如果没打好,我也会安慰自己,打坏了就打坏了呗,下次不犯这种错误就行。

  其实我在决赛中很投入,就想着继续做好动作,可没想着打不好,想着打不好可能就真的打不好了。

  说实话,夺冠后我没什么感觉,还沉浸在自己的好的动作上,虽然那个时候比赛已经打完了。

  我也没哭,我到现在(接受采访时)都没什么感觉,就只是感觉打完了一场比赛,我对奥运会冠军这个头衔也没什么概念。理想就是继续做一条“咸鱼”。

  “咸鱼”在我的理解里就是自己过自己的生活,没什么伟大的抱负,晒晒太阳,看看电视。

  我的搭档庞伟,我叫他叔叔,所以他就叫我侄女。

  我们每次打完比赛都会很快地交流一下,调侃一下,活跃一下气氛,吐槽一下自己打的远弹。

  决赛后,我直接对他说“哎呀,我去,第一发上来就一个8环”。

  昨天打完比赛,我都还没和父母好好打电话。

  在来东京前我和他们联系过一次,之后就全心全意地准备比赛。

  比完赛,我是在接受采访时和他们打了一个视频连线了一下,然后也没时间和他们再打电话好好说说。

  我觉得我妈妈挺激动的,她属于努力在克制的那种激动。

  我从小就离开家去专业队生活了,我对父母没有那么黏。但我很想念家里的床,每次回去都住不了几天,上次回家住还是今年3、4月份。

  网上话题说我没有花钱和奥运村里的吉祥物合影,我是觉得不想花那个冤枉钱。

  我喜欢的东西会马上买,可要可不要的东西,太贵的话我就要犹豫很久,直到不买。

  就比如鞋子,炒得很贵的我就不会买。但对上眼的东西,一看就特别喜欢的那种,价格合适我就会买。

  后来,接受完央视的采访,他们对我很好,送了我一个吉祥物,我抱走了,谢谢他们,他们真好。

  打完比赛,接下来就是回国隔离。现在我最想做的事情,就是隔离完回家,躺在自己的床上。

  (获取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新浪体育微信公众号:sports_sina)

新浪体育公众号二维码
 
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
标签:
评论列表 (0)条评论

发表评论